新周刊的第一篇采访《吴晓军访谈:奈良美智的中国影响》

发布于:2014-09-01 20:51:06 - 查看:1896次

你对奈良美智的理解和看法?如何看待他的作品的流行呢? 

吴晓军:奈良美智据我了解是一个非常非常低调的画家,他的年龄已经很大了,头发花白,但是从他的画中我却觉得他的内心却永远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非常纯洁非常纯洁的感觉。还有我见过他的工作室,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空间,根本不像我们国内的那些画家那样要个仓库画画都嫌小。而且他的工作室里布置的非常可爱,就好像在夏天的时候躲进去度假的那种海边小屋。而且到处放着造型朴拙的旧玩具,他真的是在一种很轻松的状态下作画,他没有任何的压力,他的画是真实的一种心灵的对外流露。





我希望每个喜欢他的人都能看下他的原作。因为他的原作和印刷品后的作品是绝对不一样的。原作是很残破的,甚至可以说是故意的粗糙感。非常感性的说,我觉得里面有一种内在的破坏性。他的画表面似乎有一种甜甜的感觉,其实那是错觉,真实的里面是有绝望。绝望是什么?只有有希望后你才能感觉到绝望。他打动的你的,正是这种希望后绝望的感伤,一种细腻但决不小资的情怀。他静静的躲在角落里描绘着他所看到的世界。 




他的画必然会流行。现代人类在社会中感受到自己的只有一种渺小感。因为这不是一个你敢放任自己感情的时代。人人好像都是玻璃人,敏感而绝望。他们需要一个渠道去找到能够表达自我内心的东西。尤其在西方的年轻人,更加有这样的趋向。他们觉得自己在沿着一条设定好的人生轨迹上行走,他们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样做。他们的感情是麻木的,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触动他们。艺术要打动他们能靠什么呢?血腥暴利?他们自己都厌烦了。战争?离他们太远了。只有靠这种细微的感情的触动与接近。通过卡通这种他们能接受的符号形式,用同样敏感而细致的感情去打动他们。所以奈良美智的画特别的能够符合西方年轻人的心理。所以奈良美智的画里有很多上吊,自杀式的恶作剧,用一种玩笑的态度去恶搞生命,去看待社会。他的东方式情怀打动了世界。 



奈良美智对你有过怎样的影响吗?你觉得他的画对你或者对中国艺术家们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地方? 


吴晓军:真正的艺术片,是一个细腻感情的触发,是要找到一个触发你艺术感觉的临界点。奈良美智的坏女孩就是这样的一个临界点,多一些就太可爱好像白雪公主,少一些就恐怖的好像幽灵公主。这才是艺术,他把握了艺术的这个临界点。所以他的感情能打动你,能影响人的心灵。尤其在这样一个人们心都变的很硬,快要丧失人类纯洁本质的社会,能恰到好处不做作的打动心灵的作品真的很难得。 



奈良美智采用的艺术形式和艺术手段本身并不牛,但是他为什么能画出来这么牛的画?前面我也说过,这和画家本身也太有关系了。奈良美智本身自己是一个很有童心的人,他不是为了画画而画画,不是为了画廊而画画,更不是为了市场为了钱画画。他是为自己画画。他整个人是一种自由的状态,内心的自由,灵魂的自由,没有什么能够影响他。他在纯粹的自我的表达内心的感觉,真正的画如其人。他这样的,才是个人主义的画画。现在的中国艺术家是无法做到的,他们画画太被动了,他们不是自由的画。他们想的东西太多。生活社会给予他们的压力能让他们达到奈良美智的状态吗?中国很多的画家是在描画,一笔一笔的描,他们生怕自己画的不好,万一画差了就无法卖出去了,就把自己的招牌砸了,所以你发现中国艺术家的画是越画越慢,越画越大。你让他画个小的,他不敢。好像只有大了才能是艺术品。大了才是个人主义。我想中国艺术家什么时候认识到艺术是一个游戏而不是工作的时候,就差不多了。还有艺术是一个需要积累的过程,这个积累怎么积累?只有你到了60岁以后才可以说你积累的差不多了,人生中大部分的事情你都看的差不多看的明白了。那个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艺术,什么是流行。你才敢说你懂得流行和艺术。我发现一个规律,在世界上,创作流行的基本都是六七十岁的,创意流行的是四五十岁的,创作流行的是三四十岁的,消费流行的是二三十岁的。所以当你六十岁的时候,加上你的艺术创作手法,你的人生阅历,再加一个商业坏因素,想不创造流行都难啊! 





您觉得奈良美智的文化背景是什么? 

吴晓军:每个国家的艺术家其实最基本的根基和背景都是本民族的文化背景。本民族的文化脐血培育着艺术家的内在文化精神。奈良美智很不喜欢自己被称为“卡通一代”的画家。但是他确实受到了卡通的影响。因为卡通是日本一种独特的文化产物,是日本本民族的精神表达方式。我认为他只是使用卡通作为自我表达的外壳,内在反映的气质和精神却是艺术的。卡通本身是无法表现出内在的精神的东西的。卡通是一种因素和形式。如果在往上推,卡通的前身是浮世绘,浮世绘是日本对世界影响很大的一种艺术形式。西方的印象派就受到了它的很大影响。它最讲究的是一点也是细节的表达,我想这点在奈良美智的画中也体现的很充分。同时我觉得文化就应该是一种生态式的发展。好像一个森林,里面的各种动物植物要共同繁荣的生长,互相依赖的生长,彼此才能更好的发展。日本的文化发展就很有代表性。比如奈良美智的画,村上春树的小说,岩井俊二的电影,他们的内在文化气质,表现的文化内涵,以及对于这种现代社会美好感觉的细微感触都是共通的。他们一起互相的促进的发展,当你一看到奈良美智的画不自主的就就会联想起村上春树的小说,当你一看到村上春树的小说又会自然的联想到以奈良美智的画为背景。这就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同一性。这是正常和健康合理的文化生态模式。